个体心理咨询

--- Lillemor Johnsen,《整合呼吸理论/治疗》(节选)
分类:个体心理咨询   |   发布日期:2019-12-05 18:51   |    人阅读   |   作者:和风心理

   --- Lillemor Johnsen,《整合呼吸理论/治疗》
翻译:应珺

呼吸是自我;没有它,生命就不复存在。然而,矛盾的是,生命亦存在于静默,在灵感与终止之间短暂的停顿中。在这个停顿中,每个健康的人都会不断地返回到他原来的存在中,在自我中重新休息。这个停顿是个核心,是力量的中心,是滋养和持续的源泉。我称之为无意识的精神自我。找到一个人真正的“自我”就是能够回到这个原初的状态,回到充满希望的静默。
                        --- Lillemor Johnsen,《整合呼吸理论/治疗》
 
所有活着的东西都在跳动和震动。也许树的脉动太慢,而树叶的震动又太快,以至于我们可能无法注意到。对大自然的脉搏和振动不加以觉察,我们就不太可能注意到自己的脉搏和振动。即使没有听诊器,我们也能感觉到心脏不停跳动的脉搏,并惊叹于它们是如何缓慢、似乎是发颤的或是加速的,如此不间断并变化无常。就像笼子里的鸟一样,心脏显示着超越了限制的生命。一个连续的脉搏通过脊柱和大脑泵送着大脑的脊髓液,一种深而神秘的生命流。一种作为节律更全面的表达就是呼吸,它为细胞们提供新的生命。
 
就像我们的心跳和体内肠道的收缩一样,我们的呼吸独立于我们的意识:一种无意识的功能,它建立着一个基本的身体节奏,一种能量的脉冲,就如波浪一般在我们的身体海洋中潮起潮落。在我们年幼时,我们的胸腔充满活力、柔韧灵活。肋骨在背部与脊柱相连,每一次呼吸肋骨都能很容易、很明显地移动,就像手风琴一样扩张和收缩。以如此全然而自然的呼吸,我们的身体便能保持着很高的能量水平:因为愤怒或兴奋,能量能非常容易地从头涌向脚,能对爱与痛苦保持同样的敞开。每次呼吸,我们的骨盆前后摇摆,我们的脖子和头都随之移动。我们的肩膀随着每次呼吸移动,我们的鼻子和嘴都悄悄地随之改变它们的形状,轻微地颤动。呼吸象征着生命能量的原始力量和活力,就像海浪展示着海洋的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全然的呼吸已经减少,肋骨变得不再灵活,脉搏变弱,我们的能量海洋陷入了一种强迫和冰冷的平静。随着膈膜的收紧,我们的呼吸不再能够连接上、下部分的身体。我们如何抑制了我们的生命能量?
 
Reich告诉我们,屏住呼吸和收缩膈肌是我们用来抑制焦虑和愉悦感的早期机制。他得出结论,焦虑在呼吸和心脏系统中占据一席之地。当我们极度焦虑时,我们常常感觉到它在我们的胸腔和膈肌中。当然,焦虑也可以在身体的其它部位被经验到,比如我们的腹部。
 
    --- Lillemor Johnsen,《整合呼吸理论/治疗》 翻译:应珺


预约电话:
15380401389

工作时间:AM 8:00 – PM 8:00

南京市中央路323号利奥大厦3029室

山西体彩网

山西体彩网版权所有:南京市和风心理咨询    备案号:苏ICP备19031695号-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