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心理咨询

【大会主题演讲】从荣格心理学角度看儿童心灵
分类:个体心理咨询   |   发布日期:2019-11-16 18:44   |    人阅读   |   作者:和风心理


11月12日,第十届全国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大会在杭州召开,国内外众多沙盘游戏咨询师、心理咨询师以及中国文化学者与会。
大会的第一天,茹思·安曼(Ruth Ammann)、布莱恩·菲尔德曼(Brian Feldman)做了大会主题演讲,廣梅芳、马向真、朱晓斌、胡艾农、钱永霞、高岚等做了大会分会场报告。
Brian老师是“儿童心理发展与沙盘游戏”领域的专家。他曾随沙盘游戏创始人多拉·卡尔夫学习沙盘游戏治疗;提出了“心理皮肤”「psychic skin」的概念;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美国心理学排名第一的大学)的教授,曾任斯坦福医学院儿童精神病学-临床心理学方向主任;目前主要在旧金山荣格学院担任婴幼儿&青少年培训中心的主任。
此次大会中,Brian老师的演讲主题为《从荣格心理学角度看儿童心灵:在心理分析的神圣花园中探索治愈与转化》。本文整理了Brian老师的演讲内容,与大家分享。
01
1912年,荣格在纽约福德汉姆大学演讲时,第一次描述了退行”。在与精神病人的临床工作中,荣格观察到,有些病人会退行到婴儿期的心理状态,或者说退行到一种原初的心理状态。他讲到,凭借退行的概念,精神分析可能在心理学领域做出了一个重大发现。”
而对于“退行”的理解,荣格和弗洛伊德之间存在分歧。
弗洛伊德将“退行”看作是一种回到过往的感知、感受和思绪”的形式。
荣格则从两个层面来看待“退行”。他认为,退行使得个体退回到早期的心理状态,这可能导致停滞;但在这种退行的状态中,个体可以在早期的记忆中寻找自己,从而反思、整合童年早期的一些困境或创伤,获得成长与发展。
02
福德汉姆(Michael Fordham,荣格之后发展学派的代表人物,Brian的老师)认为,个体退行到婴儿期的心理状态对于心理治疗来说很有价值。因为在退行的过程中,自性破损的部分(比如,由忽视和抛弃等带来的早期创伤)可以被触及、确认、理解,进而整合到个体的发展中,由此促进了自性化和整合。
福德汉姆认为,对于被分析者来说,退行到有创伤经历的早期心理状态会带来压迫感,那时心灵处于一种“没有皮肤”的状态,因为婴儿不能发展出基本的皮肤功能作为情绪和心灵的容器(正如皮肤是身体表层的覆盖物,心理皮肤则是心灵的容器)。
03
诺伊曼认为,我们对亲密性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需求(也叫“原型需求”),而早期的母婴关系则为这一需求提供了重要体验,母婴之间的面部镜映是一生中亲密性的首要基础。比如,婴儿识别母亲的面孔,母子间目光接触、情感共鸣,母亲对婴儿自发姿势、独特性的确认等,均属于“面部镜映”。诺伊曼写到,婴儿不仅具有先天的生物特征、先天的心理特征(也可理解为“原型”),也是受文化影响的社会性生物。而在分析的过程中,退行”状态也是一种婴儿原型体验的自发呈现。
04
Brian认为,在我们的生命中,存在着一个关系原型,这一关系原型在出生时,甚至在子宫里就涌现出来了。这一关系原型从个体出生后就调节着他/她与内在或外在客体之间的关系。我们一生下来,关系原型就构成了早期连接和依恋体验的基础,并对我们的一生持续产生影响。
Brian多年以来,一直在做婴儿观察项目,在欧洲、美国等地有专门的婴儿观察训练课程,它也是受训分析师核心的训练课程。
为什么要做婴儿观察训练呢?他说,因为这样可以提升分析师的共情能力,理解出现在分析中的前语言状态;也可以有效、共情地与被分析者受伤的内在婴儿或内在儿童工作。尤其重要的是,观察婴儿可以提高咨询师对儿童及成人来访者退行到婴儿期体验的理解,提升对成年来访者的退行状态的敏感度,从而更好地做工作。
05
接下来,Brian以个案为例,对以上内容进行了说明。
来访者是一位女性,29岁,在母亲去世后,她经历了一次心理崩溃,之后开始与Brian做分析。我们叫她Cathy吧。
在分析的第三年,Cathy说出了自己的体验,她说,皮肤是心灵的覆盖物,做心理分析就像是进行皮肤移植。这种皮肤移植覆盖了童年早期带给她的痛苦和心理创伤。
而在分析过程中,她与分析师之间的移情关系为她提供了一种保护感,那种保护感就像覆盖在身体器官上的皮肤一样。心理皮肤就是要保护她受损的自我感,同时也为她带来了有序和受保护的感受。
而这种皮肤的婴儿期体验,实际上是一种心理分界线,一种存在于“我”和“非我”之间的分界线。通过这种体验,婴儿逐渐发展出一种内外分明的感觉。
在这次体验后,Cathy确实感受到自己更多地参与到治疗当中了,她说自己感受到一种更深层的联结感,就像哺乳期的母子那般亲近。这是一种试图修复童年早期与母亲关系断裂、分离、被抛弃的感觉。
这里也可以理解为,Cathy退行到了婴儿期的心理状态。
在她的记忆中,幼年时她的母亲总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阅读,而Cathy却被留在另一个房间中,她母亲也会时不时出门,留Cathy一人在家,母亲给她的感觉主要是抑郁和冷漠。他父亲总是忙工作,并且频繁出差不在家。
在与Brian做分析的过程中,Cathy将幼年对母亲的愤怒移情到分析师(Brian)身上,对这一部分工作、整合之后,Cathy表现出对童年时没能得到的安全依恋的渴求。
随后不久,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分析师(Brian)和婴儿时的自己,她梦到分析师抱着婴儿期的自己,全神贯注且温柔地与她进行沟通。
这个梦对Cathy来说是个重要的梦,因为她正在寻找自己幼年时失去的联结,这样做可以帮助她发展出初级皮肤的功能。“初级皮肤”,提供了一种可以容纳和滋养她的容器。
凭借发展出的初级皮肤的功能,她就能够开始涵容自己的情绪,发展出一种反思性的空间,在与分析师工作的过程中发展出一种更安全的依恋关系。
因为她的童年早期有着与恐惧崩溃有关的早期焦虑,Cathy需要分析师抱持这一切,并在分析的过程中体验到安全感,这样,她才可以整合这部分。
 
有时她会说,解释很讨厌,言语并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感受。这个阶段她其实退行到了前语言期,她渴望前语言期的理解与共情。需要分析师对她的需要和情绪产生共鸣,如果她体验到共鸣中断,她就会愤怒、抑郁。
而当她能感知到分析师可以完全理解她的婴儿般渴求时,那种绝望感就会平息下来。如果来访者没有在婴儿期体验到母亲的可依赖性,那么,他/她需要在分析师那里去寻找。
随着分析的进行,Cathy婴儿期的部分被修通。
而正是由于婴儿观察训练及对自我婴儿期的分析,分析师才有可能对来访者的体验产生共鸣,更好地理解非言语的身体体验,来抱持和处理这些童年早期的创伤性体验。
来访者在“退行”状态中,回到童年早期的心理状态,寻找到那些已丢失的早期记忆和情感体验,探索和体验自我的早期经历,在分析师所营造的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内,来访者的早期创伤得到整合与治愈,进而转化为创造性,获得了心灵的成长与发展。
 


版权所有:南京市和风心理咨询    备案号:苏ICP备19031695号-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